自從知道妳在這裏,我就再也沒有離開過...
小说原来爱很殇简介
    讲述一段极尽怅惘感人至深的姐弟恋。一段禁忌的关系,执著到疯狂,隐忍到极致。如果没有谁来终结这场爱情的厮杀,她可能会径直爱下去,直到死。
 
 
 些微的胀痛和隐约的快乐,二者矛盾的交织,她的脑子昏昏沉沉,双眼迷离,无助地看他,一向清醒自制的允洛此时在他眼里竟有了些挑 逗的意味。
 他奖励的亲一亲她额头,贴紧她,他的手引导着他自己的器官,抵住她。他也忍得难受,肩背的肌肉猛地绷紧,攫住她纤细的脚踝,抬压过她自己的腰。
 在她身体里抽动的手指被更加坚硬强势的物体所取代。他倏地向下顿挫,瞬间贯穿她。
 刹那间,疼痛跳脱临界点,她一口气没缓过来,惊呼出声。
 “不行,”她叫起来,“不行。”
 他怜悯地垂眼看她,却仍旧一刻不停。
 她的手在他颈后握成了拳,她呻ying,随波逐流,因为这个陌生又熟悉的男人而疼痛、而混乱。最终,疼痛引发出了快慰,再渐渐的,快慰转为沉迷。
 她睁大眼睛,半爱半恨地看着眼前这个在她身上驰骋的男人。
 她爱他,爱他柔和的眼,也爱他野蛮的心。她的呻ying被他吞噬一尽,要她连声音都要接受他的摆布。
 
 
 “求你…不要。”她无法自禁地颤抖,他却忽然提住她的腰,猛地扳过她的肩,把她整个人翻转过去,将她压向门背。
 她身上的衣服被他一件件剥除。
 在进入她身体的那一刻,他听见她的喉间有兽一样的悲鸣。他扳过她的脸,吻去她的泪,顺势箍住她的腰身,望进面前那双因雾气满布而无法穿越的瞳孔,声音带着难耐的喘息:“你是我的,要毁也只能由我来…”
 恐惧在她的眼里瞬间转化成令人眩晕的美丽,脆弱而诱惑。她没有动,任由他残忍的动作,她的眼泪自行落下,再不受大脑控制,滴在她自己身上。他看不到她泪眼朦胧的样子,将她下身用力按向自己。
 她的身体迟迟无法动情,他蛮横的闯入,猛一挺身,进入到她干涩的深处,引出她一阵痉挛,身体痛到无力,他的身体紧紧贴住她裸 露的后背,架住她几欲倾颓的身体,他抱住她的小腹,勾起她的下身。
 她无意识地发出哽咽的声音,他略一低头就咬住她光洁的肩头,牙齿一寸一寸侵进她的皮肉,野蛮的器官更加激烈的顶入,身体滚烫的中心更加激烈的契合在一起
 她肩头的血滴在他的腕子上,他抬起手,深深看一眼那血红流转的印记,然后把手送到嘴边,将带着彼此体温的她的血,吮进自己嘴里。
 她的味道占满他的舌尖,他低头,含住她肩头那一枚伤口,略一撕扯,更多腥甜的液体涌进他的口腔,味道异常的好。
 她痛得泣不成声,身体的颤动通过结合处传到他的身体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