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從知道妳在這裏,我就再也沒有離開過...
小说雏简介
    讲述了她是他生命中意外的闯入者,他们的情缘始于一夜,他们的关系止于利用,他们的命运,注定充斥杀戮与逃亡的故事。毒枭,门徒,黑客,军火商…… 爱痛缠绵,yu情纠葛。 一个女人,三个男人。 一个残酷的世界。 她是他最得意的门徒,他让她的肌理之中缓慢刻进嗜血的基因,却防备不了少女的一颗心,一份情,深深羁绊住冷心冷血的自己。 她是他的猎物,他的礼物,他尽享她的甘甜,掠夺她的一切,令她了解现世的残酷,猎人的目光,猎物的悲戚,可以买卖的爱。 她是他生命中意外的闯入者,他们的情缘始于一夜,他们的关系止于利用,他们的命运,注定充斥杀戮与逃亡。金三角。 这一刻,缠绵近一个月的雨终于停了。 天空放晴,彩虹渐渐显现。 七色贯日,横跨天幕,初始时若隐若现,渐渐光芒万丈。 多年之后,每当有人提起那一天,亦或问起金三角的独裁者到底是久病难医而亡,还是被人暗杀,长辈们往往讳莫如深,他们只会说:他们一生都没见过哪一天的彩虹有那天那样美好… 
 
 
 乖…
 他一手扶在她的臀瓣上,再度攻了进来。一下一下尖刻地抽撤,直直钉在她最柔嫩的那一处。
 项链垂在半空中,一阵一阵的晃荡。
 雏胡乱摇头,无法支撑自己,身子无力地倒在床上,枕着他的手臂,他不依不饶,狠狠掐住女人的腰侧,迫着她的臀抬得更高。
 雏的后腰被他按着,脊椎折着,姿势越发放纵。她嘴里紧咬着项链,双手按着他横陈在自己胸口的手臂,恍若抱着救命稻草。
 身体不受控制,学着他的节奏,迎合着他,挤压、磨蹭那火热的yu望,在他抽 拔出她体内时,缠着绞着,不让他离开。
 稍微扯出一些,便迫不及待继续捣进。
 幽糜的交 /合处,有他这样顽固地强占着,只要是他,就算把她颠簸而死了,也甘愿。
 缩着,磨着,魂不附体。
 他的喉咙里发出闷哼,重重顶进,一下一下撞着她,缓慢却有力地耸动着,就算温柔,也要她次次哭得嗓子嘶哑,像是在惩罚她,锱铢必较,甚至连她赖以倚靠的手臂也抽了回去,改而双手一道擎在她的臀上,霸道地将她按向自己。
 雏喉咙沙哑,声嘶力竭地吟喘。
 哭泣,颤抖。
 别!别停…
 倘若此刻停止…唔呃…她会死的…嗯啊…嗯啊…嗯啊…
 它越发地胀大,雏只觉得自己要被撕裂了,被这样子占据着脆弱的中心,水一样的身子,扭曲,绽放,被他撞地一阵一阵地往前趴着,胸口磨在竹席上,空无一物的眼睛里,只剩下摇曳的光影。
 靡合处沁出的液体飞溅,她的臀后湿滑一片,又一次痉 挛中,身体深处情动的粘 腻被他抽撤的动作带出,顺着大腿内侧流下。
 越来越多,沾湿了席面,仿佛不会干涸,高 潮也仿佛永远不会停歇,就这样…一直继续下去。
 逼得她近乎要尖叫…
 雏迎着他的一切,牙齿咬住又松开,随着他一下深过一下,由缓至急的顶入,汁液泛滥的甬道,绞紧,再绞紧。
 
 
 丹尼的动作有些过头了,她就开始打颤,抓着不让他再动。
 他看着她痉挛:“我的青草,告诉我,舒服吗?” 她只是咬碎了牙齿。
 他却将手指伸进她嘴里,要她含着,逗弄她的舌尖。 他在她身上,抽出来一些,将她抱起,雏那里还含着他的器官,她坐起来,他吻她的鼻尖,那里有一颗汗珠,他细细品尝。
 他的手放在她的腰侧,引导她上下套-弄,雏有一种肌肤相亲的错觉,坐在他怀里,他越来越快,她只得手向后,撑着他的膝头,自己掌握节奏。 丹尼抬起她的脸,吻她的嘴,手不停,在她身上游移,胸,腰,小腹,大腿,私-处,她被迫加大起伏的幅度,上抬的时候,内里用劲含着他火热滚烫的器官。起来,再重重的坐下去。他将她抱起来一些,要她低头看他。
 “吻我。”他很清晰的说。" 她湿漉漉的眼瞅他,无法判断,如他所言地低下了头,可刚碰到他嘴唇,就是一阵天旋地转,她一下子被按倒在地,跪在那儿,臀翘高,四肢都还没拧过来,他已死死压在她背后,简单磨蹭片刻,再次推进他自己。 这个姿势插得深,深入时雏几乎能听到撕裂的声音,刚开始她很疼,他抵在她颈窝里抽着气,揉着她僵硬的背,指腹顺着她的脊椎动,抚摸,绕到前方,揉着她颤动的ru。
 他说:“宝贝,松一点…你也想要的,是不是?让我进去…”
 “…乖,别缩着,我不好动了…”